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人文菏澤  > 正文

尋親烈士,一字之差的追尋

作者: 祝桂蘭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3-04-12 09:52

貴州省黔西市退役軍人事務局拍攝的王先知烈士紀念碑

近日,成武縣住建局工作人員劉宏專程來到該縣人武部,他緊緊握住該部專武干部張長國的手說:“雖然沒有尋親成功,但為烈士找到犧牲地,非常值得?!?/p>

今年2月27日,劉宏從網絡上看到了一則名為“土匪殘殺南下干部,殺豬刀一步一刀割肉,殘忍棄尸深坑”的文章。閱讀后,他驚訝地發現,文中所說的主人公王先知烈士的籍貫竟然是本縣大田集鎮四劉莊村。

今年55歲的劉宏平時非常喜歡紅色文化,他的家鄉就是四劉莊村,他還為村里主持編寫了《劉氏家譜》,家鄉的一草一木他都了然于胸。在他的印象中,全村六百口人中并沒有“王”姓,會不會文章寫錯了?直到他在文章中看到了作者拍攝的一張王先知烈士的紀念碑照片,上面清楚地寫著“成武縣大田集鎮四劉莊人”,他才消除了疑惑。劉宏趕緊查找了《劉氏家譜》,發現族人中有一個名叫“劉先知”的人,但是這個族人沒有后代,他又訪問了村里的幾個老年人,得知“劉先知”在解放戰爭時期外出當兵,下落不明。難到劉先知就是這個烈士?或者姓氏刻錯了?劉宏心里升起大大的問號。

隨后,他聯系了縣人武部的專武干部張長國。熱心的張長國查閱了有關資料,沒有查找到這個烈士的名字。張長國隨即聯系了該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副局長徐永國,請他幫助查找烈士信息中有無“劉先知”和“王先知”的信息。一開始,徐永國在成武縣的《烈士英名錄》中沒有找到這兩個名字。于是,張長國又聯系了遙遠的貴州省黔西市退役軍人事務局負責烈士陵園工作的王芳主任,并將有關文章發送了過去。熱情的王芳隨即聯系了該市烈士犧牲地雨朵鎮的工作人員,并請他們拍攝了王先知烈士的紀念碑,卻發現碑上只有“山東籍”字樣,并沒有烈士具體籍貫,且此紀念碑不是網絡文章中所拍攝的紀念碑。

張長國專程到成武縣烈士陵園查找后,也未發現與網絡文章中一樣的紀念碑,他將這些信息反饋給劉宏以后,劉宏更加疑惑了:如果劉先知真的是烈士,說明這個名字刻錯了;如果王先知烈士名字沒有刻錯,那么他的籍貫就錯了。正當他準備和張長國進一步核實的時候,徐永國又興奮地向張長國打來了電話。原來他和同事不甘心,經過一番周折,通過“中華英烈網”查找關于烈士的信息,逐步縮小人員范圍,最終將王先知烈士的信息排查出來,他們又仔細核對了存檔老檔案,終于找到了王先知烈士的記載。

原來,烈士的籍貫是該縣如今的張樓鎮秦劉莊村。在解放初期,該村屬于田集區,也就是如今的大田集鎮。20世紀80年代中期,秦劉莊劃歸如今的張樓鎮,四劉莊村與秦劉莊村是相距不足十華里的兩個村,可能因為解放后區劃的原因,才造成了烈士籍貫信息的誤會。對于這些情況,張長國將信息及時反饋給了貴州省黔西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的王芳。接到信息反饋,王芳激動地說:“找到了烈士的籍貫,我們很高興,烈士犧牲在我們這里,我們會盡最大努力保護好烈士紀念設施,宣傳好烈士光榮事跡?!倍弥獙嵡榈膭⒑陝t專程來到縣人武部,于是,出現了開頭一幕。

幾天后,張長國和該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干部李博來到了該縣白浮圖鎮的白堂村,找到了王先知烈士唯一的女兒、84歲的王桂榮老人。原來,王桂榮老人一直遺憾不知道父親的犧牲地,這次,老人的遺憾終于解除了。

文/圖 通訊員 祝桂蘭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精品人妻|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乱码|免费乱色仑片在线播放|国产AV福利片一二三四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