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人文菏澤  > 正文

狀元沒有“雙城記”

作者: 張長國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3-04-12 09:52

明代成武縣文廟中“兗州府成武縣古今人物志”石碑上刻著韓克忠的名字

在封建社會的科舉制度下,能夠中得狀元,不但對本人來說是一件極為驕傲的事情,而且,對狀元的家鄉來說,也是一件非常驕傲的事情,因為,這代表了一個地方的學風。人們常常說一個地方出現了許多名人,就說這個地方“地靈人杰”,所以,也產生了諸多的名人之爭。而明代的第一位山東狀元韓克忠的家鄉,因為歷史的原因,也產生了故里之爭。

十多年前,《大眾日報》2011年1月7日的“大眾周末”豐收版刊登了一篇《狀元也下“雙黃蛋”》的讀史札記,文中提到“狀元韓克忠乃山東武城人氏,是明代的第一位山東狀元,也算是為山東爭了光了?!痹谖闹?,作者把狀元韓克忠說成是武城縣人的說法有誤,也給菏澤以外的不少各界人士帶來了誤解,其實,在菏澤,韓克忠是成武縣人早已不是什么有爭議的事情。在如今菏澤大力發展旅游文化、適值“2023菏澤牡丹節會”舉辦的背景下,更有必要進行澄清。

狀元韓克忠是今成武縣成武鎮韓莊村人,與距離300多公里外的德州市武城縣風馬牛不相及。據清道光版《成武縣志》卷九人物志鄉賢條目下記載“韓克忠,字守信,洪武丙子科舉人。丁丑,劉三吾、白信蹈主試,忠不與中式之列。劉白所取宋琮等五十二人,江北無一與者……”其下記載了關于“南北榜”案的經過。在明代,韓克忠之所以在山東非常出名,不僅僅是他狀元的身份,更深層次的是因為“南北榜案”。在這個案件中,因為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介入,而成為歷史上一件非常著名的科考案。

在清《城武縣志》卷四學校志中有“鄉賢祠”條目,并注“戟門右,歷代鄉賢共一十有三?!币韵掠至信e了從漢代本地的孝子孫期至清代本地的官員劉淮等十三位鄉賢的名單,在明代的五位鄉賢中,就有“按察司僉事、前翰林院修撰韓克忠”的說明。鄉賢祠是個什么地方呢?它是由本地官方所建立,用來祭祀本地品德,才學為鄉人推崇敬重的人的這樣一個祠堂。清朝道光年間距明朝洪武年間也只有四百年左右,而某地被欽點一個狀元,在封建社會則是一件特別轟動的大事,因此,當時的成武人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把300多公里外的武城人弄到自己的鄉賢祠里當成本地鄉賢來祭祀,更不可能在縣志上錯記.何況,修志無論在古代和現代都是一件非常嚴肅和慎重的事情。這是其一。其二,縣志卷二建設志坊表中又記“狀元坊,在東門內,明狀元韓克忠建”??梢?,這狀元坊至少在修志時還存在,否則,縣志無緣無故杜撰這么一個狀元坊又有什么意義呢?又何況是狀元坊呢?須知在封建社會建立坊表都是要經過批準的,誰又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建這么一個假坊表呢?據成武縣的一些老人回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韓克忠的狀元坊還存在,為四柱三間式樣,非常雄偉。其三,狀元墓的存在是一個重要證據。成武鎮韓莊村,距縣城約一公里,位于東魚河南岸,現村內仍有韓姓族人,韓克忠墓就在該村,且縣志卷一輿地志丘墓中也予以了記載,并特地注明“明韓克忠墓,在縣北二里許賈莊(現改為韓莊)村,有碑?!比绻f單憑文字記載不足為信的話,狀元坊、狀元墓的存在則是一個實物證明。在民國時期,據傳山東省政府主席韓復榘曾到成武檢查,因為同為韓姓,他專程到狀元墓查看,還撥款進行了重修。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因開挖東魚河,狀元墓消失。

那么,為什么現在很多人說韓克忠是武城人呢?這來自因為《明史》上記錄韓克忠是“武城人”。其實,這并不是《明史》的誤記,清初編《明史》時,是按照當時的明朝史料編寫的?!肚迨犯濉さ乩碇尽ど綎|·曹州府》載:“城武……明洪武四年,屬濟寧府,尋改屬兗州府,以城武為武成?!边@就說明,韓克忠的時代,成武縣被改名為武成縣,清初編寫《明史》的時候,時人尊重歷史而照實記錄,并非誤筆,更不是某些人認為的韓克忠家鄉是德州市武城縣。所以,這是因為古代縣名重名所引起的誤會。

文/圖 張長國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精品人妻|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乱码|免费乱色仑片在线播放|国产AV福利片一二三四区